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对江南愤青的回应

2019年03月03日 栏目:育儿

写出一篇文章获得回应,对于作者来说总归是感到高兴的,至少投下去的小石头掀起了一番涟漪,不至于石沉大海,湮没在信息世界里。即便,这个回应略微让

写出一篇文章获得回应,对于作者来说总归是感到高兴的,至少投下去的小石头掀起了一番涟漪,不至于石沉大海,湮没在信息世界里。即便,这个回应略微让我显得有些错愕。

错愕的原因有两个:1 从未料想过回应的人会是江南愤青;2 从未想到江南愤青回应的方式让人如此大跌眼镜。讨论一定得用爆粗的形式进行么?

先不说这些情绪上的东西,逐一回应江南愤青提出的四个观点。

首先,我先帮助各位重新理一下我那篇《余额宝的蝴蝶效应》的思路:1、余额宝很火,大家都在讨论;2、银行业对于这个东西的讨论观点可以大致归为两类,两类都“有各自的道理,谈不上谁对谁错。”3、既然没有对错,那我要说的是从另一个角度(互联金融的角度)来看,银行有哪些地方是需要担心的?4、我列举了4个要点:A 银行被脱媒了,未来的互联金融业态里面,银行的地位可能会被边缘化,所以需要担心;B 虽然余额宝现在的主力客群是屌丝客户,但是屌丝客户同样值得重视,屌丝客户同样也有大未来;C 银行即便能马上跟进,推出类似的产品及服务,也会因为不在互联的生态系统中占据“入口”优势,而被边缘化;D 这一切都源于银行依然在采用传统金融业的思路看待问题。不改变这个思路,真正适应互联金融的逻辑的话,前景堪忧。

好,这就是我文章的大致思路。需要特别声明的是,我没有提出以下耸人听闻的观点:

1、余额宝、支付宝可以颠覆银行,阿里做银行肯定比现在的银行更牛逼。我只承认阿里无需按照传统金融业的思路来进行自己的互联金融业务;2、屌丝理财就是银行的未来。我只说屌丝理财有大未来,在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实现较好的盈利目标。无论是从语义上还是逻辑上,这个都不等于我说屌丝理财会成为银行的全部未来。3、货币型基金可以跟存款混为一谈。江南愤青在质疑文章里面指责我文末那句“还老揪着货币型基金能不能跟存款混为一谈”说得不对。好吧,你单把这句话挑出来来看,确实不对,但我前后的语境注定了这个意思是:由于问题不在这个产品的类别和定性上,而在我文章中提到的那四点隐忧,所以现在应该绕开对于这个产品定性的讨论,而更进一步了。

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啊!您不能断章取义啊。我对于余额宝的货币型基金产品的认定,在文章中是清清楚楚的,

对江南愤青的回应

问过很多读者都没有您这样的误解啊。

然后是对于江南愤青几点质疑的回应:

点:所谓的客户怎么舒服怎么来,我就觉得挺傻的。

首先,您说得非常对,客户都是逐利的,让客户舒服的步必然是让客户赚钱。

但是,回到我的文章中的话,我这个“怎么舒服怎么来”,其实更多是在讽刺银行现有产品、服务的“反人类”化。也就是后面您提到的客户体验的重要性。当然了,您认为如果不能给客户赚钱,客户体验再好也是没用的。这个话究竟对不对,我觉得都可以单独扯出一篇文章来,此处先不赘述。

您对我的质疑有一个大的前提就是:要想做好金融业,就一定要严守信用,保持专业。而银行作为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方面是做得相当好的,值得信任的。余额宝作为一个新兴的互联金融产物,在这方面必然有所欠缺。

您在文中提到:“在金融人士看来,风险揭示是位的,哪怕你只有万分之一的风险,也是必须进行揭示的”、“怎么舒服怎么来,不意味着你的服务可以逾越道德底线,更不能以让客户舒服的名义,然后做苟且欺骗的事情。”

这两句话提炼一下,可以总结为以下两个要点:

1 金融业在每一笔业务、每一单产品售出的时候,都会尽到风险揭示的义务,而余额宝没有,或者说,没用明确揭示;2 金融业能够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而余额宝的诸多行为,已经涉嫌帮客户偷懒,苟且欺骗了。

个要点,对银行现行零售业务发展状况有所了解的人,都会一笑而过。由于职业原因,笔者和很多银行的一线理财经理聊到港片《夺命金》里面理财经理售卖产品时那经典的“清楚、明白”式问句时,几乎所有人都会不好意思地会心一笑。在国内的银行点中,类似的场景可谓司空见惯。风险揭示这样一个环节,确实存在于金融业售卖产品与服务的每一单操作中,但在实际应用中,这样的揭示要么被天花乱坠的话术所掩盖了,要么干脆就是走过场,完全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由于现在银行业绩压力日益高涨,盲目销售、误导性销售的行为比比皆是,银保产品的糟糕口碑就是这样搞出来的……这样说来,守不住道德底线的,似乎金融业人士要更多。

那么,余额宝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余额宝推出之后,证监会确实出面说过余额宝存在违规行为,要求支付宝对余额宝中未备案的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账户补充备案。支付宝方面很快完善了相关工作,此后监管方面也正面回应了支付宝的相关改正动作。

江南愤青之所以一直认定余额宝没有尽到风险提示的义务,更存在逾越道德底线的嫌疑,我个人理解是源于余额宝推出初期,整个媒体的报道风向确实有误导客户的嫌疑,但很快这种误导就在各位专业人士的讨论下得以纠正。

在这必须指出两个事实:1、监管层面从未认为余额宝未尽到风险提示的;2、余额宝作为一个事件,一开始舆论的风向确实有误导的效果,但很快这种风向就得到了遏制——不管一开始的误导是不是阿里官方有意为之,但秉承“无罪推定”的简单道理,这个帽子还是别乱扣。

第二点:指责我的文章宣扬“屌丝不专业,所以没必要跟他们解释清楚金融的专业问题”这样的论调

这个我个人觉得挺冤的。我只说这些客户以前没有理财经验、没有买过基金、甚至不知道各类型基金之间的区别。在余额宝推出之后,他们买了自己人生中份基金。而他们之所以愿意掏钱买这个基金,是因为“客户选择信任支付宝,把钱转入余额宝中,就意味着这些客户在快速地利弊权衡之后,更愿意相信支付宝的品牌和公信,相信支付宝选择这支产品、这家基金公司是经过周全的考虑的,所以也无需为可能的风险而因咽废食。”

相信任何人看过我的表述,都不会认为我在鼓吹“屌丝不专业,所以好忽悠”这样的调调。

我的表述的层意思是:屌丝们在媒体的鼓噪和社交媒体的反复轰炸之后,大概知道了余额宝是个什么东西。然后在快速权衡利弊之后,他们选择相信余额宝,把钱拿出来投资。这个跟江南愤青的指责好像没啥关系吧。

江南愤青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感受,我觉得还是因为他之前看过太多关于余额宝的不严谨表述,久而久之对类似的文章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思维定势,看到我的文章之后就直接开火了。

第三点:屌丝金融必将席卷全国,因为得屌丝得天下。

说实话看到江南愤青指责我鼓吹这一点的时候,我彻底明白他完全是带着对于先前所有对于余额宝的不严谨报道的愤懑发泄在我身上。

我前面提到了,我原文的意思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很明显:屌丝金融有钱赚,但是很难赚;银行现在有钱赚,所以懒得去赚屌丝的钱。等银行以后的钱没那么好赚了,关注屌丝客户是肯定的举措,但是这需要银行转换一下现在的行事逻辑。

这跟“得屌丝者得天下”压根就扯不上,所以也没啥好反驳的。我倒是可以大胆地预测一下,5年后,如何服务好现在银行业人士们所不看重的“屌丝们”,是银行业必须面临的挑战。

不过我个人觉得有必要就江南愤青文中提到的“高富帅”的们的重要性说两句:

1 真正的高富帅,也就是28原则中那百分之20的客户,投资赚钱的渠道真是太多了,银行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众多理财方式中的一种,而且还是收益不怎么高的那种。尤其现在国内私人银行、财富管理业务竞争同质化严重,很多富人放点钱在银行纯粹是因为银行提供的附加服务可以得到方便,而不是银行能给他们赚多少钱。

当然,以国内私人银行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的积累与实力来看,真正有理财头脑的富人也不会把自己客户经理太当回事。

2 一日屌丝不意味着终生屌丝。设想一下,一个在互联金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对包括余额宝在内的互联金融平台产生强烈黏性的高端客户,会对陌生且冷漠的银行业采取怎样的态度?

银行业必将回归服务业的本质,这句话,真不是我说的。

3 万一哪天支付宝也开始做高富帅的生意了呢?余额宝的名字听起来是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只要类似的客户已经培育成熟,平台和产品都是现成的。如我之前所说的,余额宝肯定会引入更多的产品与服务,这样一只引起各种纷争的货币型基金不过是小小的步而已。

而且,说到更大金额投资可能导致的更大风险,我倒觉得这是支付宝的一个优势。在传统金融业,各类产品层出不穷,前台的销售人员要么因为自身专业不过硬,要么因为业绩压力使然,很难做到理论上的科学配置、合理销售;但支付宝作为一个互联平台的直销渠道,又掌握了大量的客户数据,在产品的挑选、风控及针对性销售上,其实比传统的银行渠道更具优势。只要支付宝能珍视自己的信用,做到笔者前文提到的“审慎推荐、合理销售”,有朝一日做一做高富帅的生意也不是没可能的。

,感叹一下江南愤青在这篇质疑文章中流露出来的愤怒与对立情绪。

当下,愤怒似乎成为整个社会的一种普遍体验,任何一个问题、一起事件、一种价值,都足以成为人们迅速站队、斗争的引爆点。或许在江南愤青看来,我不过是又一个余额宝雇来的枪手跟五毛吧,但是很遗憾,我并不接受这样的身份想象和认定。更不接受在这样的身份认定之后脱口而出的人身攻击——您并不会因为站在哪个立场和角度上而具备不可置疑的道德优势。

所以,我希望您给我道个歉呗……不为别的,就为您那几句粗话。

欢迎关注我的新浪微博:@Shepherdz 公众:chris-essay。PS:我真不是国泰资管的那位大佬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