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信用卡余额代偿这是一门怎样的生意高增长的

2019年03月28日 栏目:军事

支付宝、支付、苏宁金融等互金巨头,对信用卡还款场景都很重视(继还信用卡还款收费后,支付宝和苏宁金融依旧执行免服务费策略),照理来说,在信用卡

支付宝、支付、苏宁金融等互金巨头,对信用卡还款场景都很重视(继还信用卡还款收费后,支付宝和苏宁金融依旧执行免服务费策略),照理来说,在信用卡还款场景上叠加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何三家巨头始终将其视作支付场景而非贷款场景呢?

在新一轮互金平台上市潮(始于2017年下半年)中,从事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的上市平台有三家,分别是维信金科、小赢科技和萨摩耶金服。

这三家平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涉足信用卡余额代偿的时间很短,维信金科和萨摩耶金服是在2015年,小赢科技是在2016年12月。这些平台在短短两三年时间内,便依靠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成功上市,让人不禁好奇,信用卡余额代偿这个场景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

在本文中,我们就重点来研究下信用卡余额代偿这个场景,看看这究竟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市场规模与业务模式

在研究开始前,我们先来看一下信用卡余额代偿的市场空间与业务规模。

市场空间与业务规模

信用卡余额代偿,依托的是信用卡账单还款的场景,当持卡人无力还款时,可以在第三方平台申请贷款进行偿还。所谓余额代偿,代偿的是持卡人的消费账单,从这个角度,信用卡余额代偿可视作典型的消费金融;而站在发卡行角度,消费账单属于应偿贷款,信用卡余额代偿也可视作一种非典型的以贷还贷。

信用卡余额代偿这是一门怎样的生意高增长的

互联创业讲究天时,追求乘风而起。2015年以来,信用卡市场进入新一轮的高速发展期,人均持卡量从2015年末的0.29张升至2018年6月末的0.46张,期末应偿信贷总额则从3.09万亿升至6.26万亿,增长103%。在此背景下,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也进入黄金阶段。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2017年,中国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的贷款余额从12亿元增至462.7亿元,增长37.56倍。2017年末,小赢科技、维信金科、萨摩耶金服三家平台的信用卡代偿余额分别为81亿元、52.97亿元和22.76亿元,合计市场份额33.87%。

这么大的业务规模,不良率和盈利能力如何呢?请往下看。

不良率与盈利能力

信用卡余额代偿瞄准的是信用卡持卡群体,不良率整体上高于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但也低于一般的消费金融类产品。具体到不同平台,细分的客群定位不同、利率定价不同,甚至不良率的计算口径也不同,不良率的数值不具有可比性。

以小赢科技为例,M3逾期率的计算口径为累计逾期额/期末余额(M3+ delinquency rate by balance),截止2017年末,小赢卡贷M3逾期率为1.64%,2018年8月末升至3.41%;而维信金科并未公布维信卡卡贷的逾期率水平,其线上产品(以维信卡卡贷为主)的M3逾期率平均在6%-10%之间,计算口径为某季度发放贷款逾期额/该季度发放贷款总额(M3+ delinquency rate by vintage)。就计算口径而言,小赢卡贷的逾期率会因为余额的快速扩张而被摊薄,相比之下,维信金科的逾期率口径更能反映真实情况。

在定价水平上,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低于现金贷类产品,但也明显高于银行信用卡分期费率。以小赢科技为例,2018年上半年,小赢卡贷的平均年化费率为28.58%。

在较低的获客成本、较低的不良率和相对较高的定价水平下,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的盈利能力较好。以小赢科技为例,2017年经调整净利润4.14亿元,2018年上半年实现经调整利润5.26亿元,超过2017年全年水平。

三家平台中,萨摩耶金服算是一个异数,产品定价直接对标银行。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萨摩耶金服旗下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的平均年化利率分别为15.1%和15.5%,定位于持卡群体中相对优质的客群。相应地,各期贷款的M3逾期率基本在1.5%以下,低于另外两家平台。

不过,与银行相比,萨摩耶金服的资金成本更高(约在10%左右),尽管不良率保持在较低水平,但受较低的定价水平影响,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并未实现盈利。2018年上半年的盈利,很大程度上与平台加大对高毛利的大额现金贷分期产品(平均年化利率29.2%)的投入有关。

高增长的秘密:低廉的获客成本

消费金融的成功,至少一半的因素可归因于好的场景。对于创业型平台而言,信用卡余额代偿便是为数不多的好场景。

市场想象力层面,3亿信用卡持卡用户、万亿级的规模空间;风控层面,持卡用户均经过了发卡银行的筛选,整体资质较优,贷款资金流向高度可控;场景获客层面,场景简单且没有垄断性的巨头,创业型平台有着大把的机会。

不妨与车贷场景做个对比。车贷的市场空间和风控优势俱佳,但购车场景基本集中于4S店,4S店与汽车金融公司、银行建立了牢固的关系,创业型平台很难切入。就信用卡余额代偿场景来看,发卡行便是天然的巨头,不过每家银行只对本行的信用卡开放账单分期业务,市场中不存在垄断性的玩家,业务缝隙足够大,为创业型平台的崛起提供了土壤。

同时,信用卡余额代偿客群定位十分,瞄准的是3亿信用卡持卡用户,具有很高的辨识度。相比其他场景,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在起步阶段获客成本相对低廉,为平台的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

以维信金科为例,2016年和2017年销售及营销费用支出1.3亿元,共新增注册用户4730万,注册用户平均获客成本为2.76元/人,平台注册用户到借款用户的转化率约为1/20,借款用户的获取成本仅为55元/人,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再看看小赢科技的例子,据其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小赢科技新借款人的获客成本分别为307元、128元和127元。考虑到小赢科技于2016年12月上线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业务中心的转变是其2017年获客成本从307元降至128元的重要原因。

对创业型机构而言,低获客成本的重要性怎么讲都不为过。在消费金融产业链条中,客户、资金、风控、贷后、催收等各个环节,资金的成本趋于稳定,风控和贷后的成本趋于下降,只有获客成本是趋于上升的。在发展战略的层面,早获客强于晚获客,就比如开发商,在房地产上行的大周期里,早期大量囤地胜过一切其他战略。

在低廉获客成本加持下,三家上市平台在两三年的时间内实现了千万级注册用户和百万级借款用户,既确保了业务的高速增长,又积累了为宝贵的业务资源,为后续的转型发展奠定了基础。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