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日本经济的奥运年景

2020年11月20日 栏目:娱乐

日本经济的奥运年景扫描二维码关注栏目公众号□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与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刘军红■提要为用好奥运机会,推进日本经
日本经济的奥运年景 扫描二维码关注栏目公众号□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与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刘军红■提要为用好奥运机会,推进日本经济转段升级,安倍推出了用其名字命名的综合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但随着奥运迫近,日本经济并不如意,未能完全按照安倍的意志发展,实际并未摆脱依赖外需的宿命。面对东京奥运会,日本经济恐提前上演负面剧目。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在日本国内走势不明的情况及其对企业直接影响,将给日本经济的奥运年景平添浓重阴霾。7月底8月初,日本将举办东京奥运会及残运会,时隔56年后日本再度迎来奥运年景。1964年日本战后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推动日本经济跨上新台阶,迈向发达国家行列,堪称历史转折点。新时期,日本又一次赢得主办奥运机会,并寄希望借此摆脱“失去的20年”,洗刷泡沫崩溃的晦气,重振往日雄风。为了这个目标,安倍曾亲赴布宜诺斯艾利斯为申奥助阵。也正是为了用好奥运机会,推进日本经济转段升级,安倍推出了用其名字命名的综合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其主要支柱是金融、财政与改革三位一体的组合政策,即在金融政策上,央行海量购买国债,析出货币,试图以“大水漫灌”方式刺激企业投资,甚至不惜搞负利率;在财政上,借地震复兴,扩张财政,将年初预算与年中补充预算组合起来,推出“15个月大预算”,冠以机动灵活名义,推升“日经股指”,并与“内阁支持率”挂钩。在结构改革上,通过提出“经济成长战略”给“安倍经济学”贴上增长就是王道的“大义名分”。“安倍经济学”驱动日本经济实现“战后最长的复苏期”,保持着长期接近充分就业的低失业率,同时,通过金融政策压低日元汇率,激活海外投资收益,维持超额经常顺差,积累外汇储备,奠定成熟债权大国地位。中国、泰国等亚洲主要国家成日本企业获利源泉。但随着奥运迫近,日本经济并不如意,未能完全按照安倍的意志发展,实际并未摆脱依赖外需的宿命。尽管从数字上看,个人消费占GDP六成以上,内需堪称日本经济的硬核支撑,但鉴于日本的个人消费有相对恒定的特点,在人口绝对减少的背景下呈逐渐缩小态势,GDP的增量仍依赖外需提振。特别是安倍任内连续两次提高消费税率,累计增税幅度高达5个百分点,对日本的个人消费与住宅投资构成事实上的抑制,很难形成“内需主导的增长浪潮”。尽管“安倍经济学”标新立异,推出“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财政政策”和“改革主导的成长战略”,但日本经济内需不起,安倍经济学便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首先,央行用“火箭炮”“直升机”撒钱,搞“异次元型量宽”,只是把“国家债务”转为“货币”,徒增央行资产,浮夸央行准备金。企业见不到投资项目和预期收益,仍不会增加银行借款。银行只好将大量货币回流给央行,结果,量宽资金在央行和商行间自循环,未能渗透到实体经济,股价虚涨、债市横流,长期国债收益率逼近负值。这就像果树的徒长枝,枝条长得挺粗壮,但不会开花坐果。金融政策不根植于实体经济,就不会创造需求,不以实体需求为培养基,也很难产生助长效用。其次,在财政政策上,尽管安倍政府启动“复兴项目”,也推出“日本再兴计划”,但脱离“灾情”“民情”“社情”,未能留住“人心”,结果“城池复旧,人员离散”。其财政政策最终演变成政府的“挥霍财政”。如政府年初预算超过百万亿日元,加上“补充预算”形成“15个月大预算”,其“奢侈度”远超历届政府,“产业关联效应”却不见踪影。最近,在野党国会质询“樱花会”的“过奢支出”问题,折射出对其财政政策的不信任。其三,其“成长战略”虽冠以结构改革名义,但实际上安倍却“以保守自居”,竭力不碰“既得利益”,维持政权结构平衡,目标是确保长期执政。由此看,“安倍经济学”并非依据内外环境变化,提出重振日本经济方略,而是以大金融资本、大产业资本利益为优先考虑的政策组合。一方面,2012年底安倍执政以来,日经股指上涨约1.5倍,而日本工薪阶层的实质工资上涨率持续负增长。这意味着股价上涨,仅反映内外资金的投机动向,企业业绩改善并未导致实际工资上涨。当前日本股市交易的约七成为外资,低收入者几乎零交易。2018年日本的“个人金融资产”达1859万亿日元,但其中约五成以上为现金存款(美国约为一成,欧洲为三成左右),股票、出资等仅占约10%。显然在这种金融资产结构下,股价上涨只与“内阁支持率”挂钩,与国民福祉无缘。安倍政府的税制改革实则是对企业减税,对个人增税的戏法。一方面,法人减税支持了大企业参与全球竞争,另一方面,消费增税又抑制了广大低收入者的福祉提升,个人消费持续负增长。2019年第四季度国民经济统计直接暴露了其税制改革对经济复苏的负面作用,如当季日本个人消费锐减2.9%,拖累企业设备投资减少3.7%,实质GDP增长率直接降为负6.3%。面对东京奥运会,日本经济恐提前上演负面剧目。一般而言,奥运会对主办国经济有正负两方面影响。正面影响主要集中在开幕前的场馆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游客预约增加效应。东京奥运的场馆建设实际上已在2019年底结束,进入2020年其负面效应将逐渐表现。特别是,受去年台风等自然灾害、中美贸易摩擦,以及日韩关系恶化等多元影响,赴日游客解约增加,旅行收支减少,百货店销售萎缩,企业投资僵化,僵尸企业反而增加。奥运当年逢美国大选,现任总统特朗普必将强化保护主义;英国脱欧加速欧洲整体市场分化;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时间不明,地区产业链、全球供应链遭到阻滞,日本的三大出口市场全面呈现“缩小均衡”态势。对此,日本企业智库纷纷向下修正2020年的经济预测,甚至部分预测2020年日本经济恐将出现负增长局面。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在日本国内走势不明的情况及其对企业销售额、出口额、生产及利润等直接影响,若通过雇佣、设备投资等二次影响相互叠加,产生乘数效应,将给日本经济的奥运年景平添浓重阴霾。新闻推荐用好金融政策精准支持复工复产 三千亿元专项再贷款政策加快落实据新华社北京2月24日电(记者屈婷白瀛)记者从24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多部门...四川肿瘤科医院
四川骨科医院
四川儿科医院
四川男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