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战气凌霄 第1788章 恩威并济

2020年01月02日 栏目:体育

战气凌霄 第1788章 恩威并济第1788章恩威并济“哈哈,贞.洁之躯吗?如此甚好,小爷喜欢!”6天羽哈哈一声长笑,目中银色更浓,

战气凌霄 第1788章 恩威并济

第1788章恩威并济

“哈哈,贞.洁之躯吗?如此甚好,小爷喜欢!”6天羽哈哈一声长笑,目中银色更浓,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就要再次按上欧阳馨的玉.碗。

“恶贼,你敢?”欧阳馨见状,目中羞.辱之色大盛,玉面寒霜,咬牙切齿!

“小爷已是将死之人,还有什么不敢的?”6天羽冷冷一笑,上前后,毫不犹豫一把抱住了欧阳馨,没有和她废话,擎.天.一.柱高高挺.立而起,,直奔欧阳馨的沟壑溪流!

感应到6天羽的强.壮与火.热,欧阳馨俏脸一变再变,就在6天羽的弟弟即将单刀直入之际,欧阳馨终于屈辱的低头:“我臣服!”

只不过,其声极小,若不仔细听的话,根本难以清晰听闻。

“什么?你説什么?我听不到,再説一遍!”6天羽闻言,立刻停止动作,右手抬起,带着邪笑捏住了欧阳馨的下颚,将其螓高高抬起。

“你……”欧阳馨闻言,差diǎn气得七窍生烟,美眸似欲喷出火来,死死盯着6天羽,却是花枝乱颤,説不出话来。

“説!”6天羽一声怒吼,其声如雷,带着一股浓浓天威,轰然袭向欧阳馨。

6天羽要的,是彻底征服欧阳馨,不留半diǎn后患,免得出现第二个屠桑。

“我……”欧阳馨屈.辱难当,娇躯乱抖。

“説不説?”6天羽眼一瞪,作势又要上前。

“好,我説,我欧阳馨愿意向你臣服,日后做你的奴隶,惟你之命是从!”欧阳馨咬牙切齿,但惧于6天羽的银威,不得不屈辱的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哈哈,好,很好,这才对嘛!”6天羽闻言,不由哈哈一声长笑,右手抬起,捏诀之下向着欧阳馨的眉心连连diǎn落。

“你……你干什么?”欧阳馨见状,不由大吃一惊。

“放开心神,莫要反抗,否则的话,小爷立刻将你先间后杀!”6天羽立刻一声冷哼。

欧阳馨闻言,暗叹声中,只得乖乖放弃了抵挡,任由6天羽的手指,diǎn在自己眉心。

只见一个个奇异符文,好似潮水般涌现,纷纷遁入欧阳馨眉心,消失不见,下一刻,这些符文化作漫天光diǎn,一个个融入欧阳馨的四肢百骸,深深藏匿起来。

这些奇异符文,正是6天羽的上古四大禁构成,其内蕴含浓浓的生死、因果、善恶、杀戮道念,威力绝伦,无坚不摧。

日后一旦欧阳馨心生歹念,欲对6天羽意图不.轨,6天羽只须通过布置在其体内的禁制封印,立刻便可知晓,配合欧阳馨的命魂之威,一念之下,便可令她乖乖就范。

有了这双重保险,日后再也不怕欧阳馨临阵倒戈,生出反叛之心了。

“日后只要你对我忠心,我是不会为难你的。”少顷之后,6天羽收回右手,淡淡开口。

欧阳馨闻言,不由暗暗一声长叹,但事已至此,却是无法可想,只得颇为不自然的冲着6天羽抱了抱拳,恭敬行了一礼:“老奴谨记主人教训!”

“你虽然是我的奴仆,但却无须自称老奴,日后,还是称呼老身吧!”6天羽略一沉吟,立刻缓缓説道。

对于欧阳馨此等级大能强者来説,必要的尊严还是要给她的,否则的话,一旦落了她的面子,对6天羽也并非好事,很容易让其心生怨恨,办事不力。

“多谢主人,老身记住了!”欧阳馨闻言,不由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带着感激,向着6天羽深深一躬,这次,态度诚恳了许多。

“无须多礼,我答应你,若是你日后真的忠诚待我,待得时机合适,我便将命魂还你,让你恢复自由。”6天羽挥了挥手,示意不必多礼。

对于驱下之道,6天羽已经深有理会,那便是恩威并济,如果只是威,而不给予一定恩惠的话,手下之人办事还是不会得力,甚至会时不时生出反叛之心,让主子头疼万分!

“此言当真?”欧阳馨闻言,双目不由猛地一亮。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不过,让你恢复自由的时间,需由我定论才行,我不给你,你不可强求。”6天羽diǎn了diǎn头。

“多谢主人,老身一定对主子忠心耿耿,不离不弃!”欧阳馨看到了希望,连忙diǎn头如捣葱。

毕竟,谁也不愿意一辈子当人家的奴才,若是有机会恢复自由之身的话,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特别是对于欧阳馨此等阴圣后期巅峰境界的级强者来説,一个个更是心高气傲,桀骜不驯,假如看不到一diǎn希望的话,日后很容易便会生出反叛之心,随时都有可能噬主。

6天羽先前那番话,无疑让她看到了希望,如此一来,日后自会卖力效命,争取早日恢复自由。

“好了,第一件事,我命你立刻消除生命之树所中的万媚神通,让它恢复神智!”6天羽深吸口气,微笑开口。

他知道,只要生命之树不再心智迷失,疯疯癫癫,接下来的行动,将会顺利许多。

“是,主人!”欧阳馨闻言,不敢怠慢,迅双手捏诀,向着身周虚无狠狠一按,一缕缕妖异香风,立刻呼啸从手心窜出,急剧遁入虚无,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欧阳馨更是张开红.唇小嘴,吐出一个个艰涩难懂的符文咒语,配合香风,化作一股化解媚.毒之力,融入生命之树体内。

下一刻,无限壮观的一幕出现,只见整个空间世界的妖异红雾,慢慢消失不见,一缕缕妖异香风,亦是被欧阳馨出的符文吸收。

虚无颤抖中,地面裂痕慢慢消失,天际那一道道犹如游龙般的裂缝,亦是以着肉眼可辨的度,消失无踪!

但,就在此时,6天羽却是脸色剧变,猛地抬头,虎视眈眈的望向了遥远的天际。

只见一道耀眼夺目的长虹,带着惊天动地的轰鸣破空之音,正呼啸疾驰而来。

其极快,前一刻还在数万丈开外,可眨眼间,便已临近,长虹变大中,其内闪烁滔天妖异之芒,一张熟悉的脸庞,若隐若现。

来者,正是先前伤心离去的柳书生!

“五娘,你这是干什么?不要胡闹,住手!”见欧阳馨正在化解生命之树所中的媚.毒,柳书生不由老脸剧变,忍不住惊呼出声。

“此事与你无关,休要插手!”欧阳馨立刻俏眉一皱,冷冷开口,双手继续捏诀,出一缕缕香风,以毒攻毒,慢慢化解着生命之树所中的毒素。

“该死的,你是不是听了那小子的怂恿,才这么做的?”柳书生闻言,立刻目光如刀,冷冷从6天羽身上扫过。

在他看来,一定是欧阳馨与6天羽有一.腿后,已经和他达成了某种协议,此刻正是按照6天羽的意愿行事。

但,他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欧阳馨的确是按照6天羽的意愿行事,想要成功化解掉生命之树的毒素后,让其在神智清醒的情况下,好带6天羽去取生命之树的种子。

可柳书生却万万没料到的是,欧阳馨与6天羽并非达成协议,而是身不由己,听从6天羽的命令行事罢了。

怒吼声中,柳书生双目杀机疯狂暴射,毫不犹豫右手一甩,手中折扇立刻脱手而出,直奔6天羽轰轰砸来。

折扇之威,惊天动地,在一连串的砰砰声中,轰然破空而来,与此同时,更是有着无尽妖气,从折扇内涌现,犹如无数巍巍高山,向着6天羽迎头砸来。

一旦砸中,6天羽定是死路一条,毫无半diǎn幸免的可能。

但,面对柳书生这绝杀一击,6天羽却是神色不变,只是淡淡对着身旁的欧阳馨努了努嘴:“挡住他!”

“是,主子!”欧阳馨闻言,连忙迅停止解毒,双手疯狂捏诀中,向着那迎头砸来的折扇,狠狠一推。

漫天香风呼啸而去,化作无穷无尽的飓风,瞬间与柳书生的折扇碰撞,在阵阵咔咔声中,折扇立刻疾驰倒卷,其上裂痕遍布!

“五娘,你刚才叫他什么?”柳书生右手一挥,接住了倒卷而回的折扇,双目立刻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不敢置信的死死盯着欧阳馨。

“他是我的主人!”欧阳馨闻言,顿时淡淡开口。

“五娘,你是不是疯了,那小子不过一区区天级境界的蝼蚁,你居然认他为主了?你……你……”闻听欧阳馨之言,柳书生双目猝然睁得滚圆,心神的震撼,瞬间达到极致。

他无法想象,欧阳馨居然会认6天羽为主!

“我没疯,你也无须太过惊讶,俗语有云,良禽择木而栖,主子虽然现在修为不显,但他天赋绝伦,聪明绝dǐng,而且拥有逆天的四圣体,日后前途定不可限量,老身跟着他,有什么不好的?”欧阳馨闻言,立刻缓缓答道。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你一个个堂堂阴圣后期巅峰境界的级强者,居然会向一个天级境界的蝼蚁俯称臣,老夫不信!”柳书生闻言,立刻仰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嘶吼。

“五娘,是不是那小子逼你就范的?既如此,那老夫便杀了他,只要将其灭杀,你便可迅恢复自由了!”柳书生目中迅闪过一缕浓浓的精芒,好似想起了什么,立刻转变成浓郁的杀机。

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
临武妇幼保健院
承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惠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